当前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思想政治教育论文 分析思政教育本质的基本观念

更新时间:2021-10-23

  对思想政治教育的认识,应把这种现象置于其所产生、存在和变化的实际背景和具体条件下,揭示其在历史发展中的因果联系。同时,马克思主义理论要求运用“实证科学”的方法,把思想政治教育作为人的社会生活的一个方面,具体分析它的活动过程和机制。“全部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而“发展着本身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本身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本身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1](P519、525)人既然是一种有意识的存在,一定形式的思想教育必然对人的社会生活产生影响,然而,这种影响并非是无条件的,更不是如唯心主义理论所描绘的那样,思想观念的教育本身能决定社会历史的变化和发展。因此,对思想政治教育的认识,就需要分析这种现象和现实的从事生产活动的人们、他们的交往、他们的社会组织形式等等因素的具体关系,由此理解和说明思想政治教育在人的社会生活中存在的基础和根据、它的基本属性和功用效能、它的活动过程和发展形态。

  所谓思想政治教育的实质,就是历史上各式各样的思想政治教育共有的、相对稳定的属性,它构成思想政治教育存在的根据,并且决定着思想政治教育的表现形式。运用唯物史观的理论和方法考察发生在人们实际社会生活中的思想政治教育,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第一,思想政治教育所指称的那种社会现象,是人的精神生产和消费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这种现象的产生以人类社会在一定历史阶段上的发展条件为基础,它既非人类社会与生俱来、也不会永恒存在下去。“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1](P524)在此,经验知识、习惯风俗、规范律令、自然宗教等等,以一种自然的横向交流和纵向传承的形式在人们的实际生活中形成和发展,社会成员共同享有家庭或部落的思想和观念,除了年龄和性别的差异外,没有专职的教育者,也不存在特定的受教育者,思想的教育具有自然的、普通的、社会的特征。思想教育从人们的物质生产和交往中分离出来,成为一些人专有的、承担特殊社会功能的活动,以人们的社会生产和生活的相对发展作为基础。因为社会生产力水平提高和剩余产品出现、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工及政治国家的产生,那种把社会成员划分为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根据不同对象在内容和方法上“教有所别”,有组织有计划开展的并实际构成政治一部分的“思想政治教育”,才出现在人们现实的社会生活中。第二,人们现实的物质生产方式以及同这种生产方式相联系的交往形式构成整个人类历史的基础,因而“经验的观察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根据经验来揭示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同生产的联系,而不应当带有任何神秘和思辨的色彩。”[1](P524)思想政治教育作为人们的精神生活中的政治,或者说政治的社会联系中的思想教育,受到现实的人们,“他们的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他们的物质交往和这种交往在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中的进一步发展所制约”。[1](P524)和低下的生产力水平及简单的部落所有制相适应的,只能是粗陋的“绵羊意识或部落意识”及其以自然形成的分工为基础、仅限于家庭和部落的思想教育。以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为基础,人们的社会分工才能使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不同的个人来分担成为现实,专门的、有特定指向的意识形态教育才能存在和发展;思想政治教育以其特有的形式反映了一个社会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同时,正是现存的社会关系同现存的生产力发生了矛盾,人们的普通的、社会性的意识才蜕变为“和现存实践的意识不同的某种东西;它不用想象某种现实的东西就能现实地想象某种东西”,[1](P534)也才产生了对特定人群进行特定内容的思想政治教育的必要。第三,在社会分裂为不同阶级、阶层和利益集团的条件下,思想政治教育传达的号称既神圣又符合人性的观念或被宣布为天经地义和永恒的规律,其实是占统治地位的那个阶级或企图成为统治阶级的人们的观念和意志,意识形态家们“替天行道”、以“社会”的名义教化百姓,其实进行的是“阶级的教育”。由于分工的发展和私有制的建立,“产生了单个人的利益或单个家庭的利益与所有互相交往的个人的共同利益之间的矛盾”,[1](P536)社会为不同的阶级所分裂,其中一个阶级统治着其他一切阶级,统治阶级“作为思维着的人,作为思想的生产者进行统治,他们调节着本身时代的思想的生产和分配;而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思想是一个时代的占统治地位的思想”。[1](P551)再者,“每一个企图取代旧统治阶级的新阶级,为了达到本身的目的不得不把本身的利益说成是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利益,就是说,这在观念上的表达就是:赋予本身的思想以普遍性的形式,把它们描绘成唯一合乎理性的、有普遍意义的思想。”[1](P552)在有文字记载以来的人类历史上,各个世纪不同社会条件下的思想政治教育,尽管名称各异、表现形形色色,却总是依照这些共有的形式客观存在着,对人们的社会生活产生实际的影响。马克思主义理论关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基本观念,在《宣言》中以纲领式句法表述为:思想政治教育作为人的精神生产的一个方面,随着人们现实的物质生产的改造而改造,它所包含的内容和采取的形式,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有了分工、产生阶级和国家以来,思想政治教育以其特有的方式表现着一定历史条件下人们的社会联系,通过“阶级的教育”使统治阶级的思想成为一个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从近代生产方式和社会关系的变革中产生的资本主义社会,在资产阶级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1](P34)于是,千百年来在社会分工和阶级差别条件下实际承担了政治国家的重要功能的“教化”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替天行道”的教士、圣贤也被抹去了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不过,“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并没有消灭阶级对立。它只是用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条件、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2](P32)“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2](P34)思想政治教育并没有因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社会关系的建立,而改变本身的一直以来具有的基本性质。资产阶级关于自由、教育、法等等的“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2](P28)被奉为天经地义、符合人类本性的社会生活,不过是经由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家们的创造,“把本身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从历史的、在生产过程中是暂时的关系变成永恒的自然规律和理性规律”,[2](P48)和以往一切已经灭亡了的统治阶级一样,以国家名义开展的“教育”,“是由资产阶级进行教育时所处的那种社会关系决定的”,“也是由社会通过学校等等进行的直接的或间接的干涉决定的”。[2](P49)质言之,相对于以往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的特点在于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思想政治教育以更为明了的方式发挥着“阶级的教育”的作用。

  一方面,人类社会在“分工”的条件下,从普通教育中分化出的政治教育,代表了支配物质生产资料的阶级对精神生产资料的支配,其主要的功能和效用在于通过“阶级的教育”,使统治阶级的思想上升为一个时代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理论针对唯心主义的思想政治教育观表达的基本观念。另一方面,《宣言》提出,在领导工人群众的革命运动中,“一分钟也不忽略教育工人尽可能明确地意识到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敌对的对立”,[2](P66)列宁系统地阐释“灌输”原理并指出,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政党、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将思想政治工作喻作“生命线”,说明开展思想政治教育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中心环节。在社会主义运动史上,马克思主义政党一向高度重视思想政治教育的实际作用。那么,应如何理解和说明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政治教育观呢?相对于以往的思想政治教育,马克思主义政党开展的思想政治教育有怎样的特点呢?来源豫青网)